《中国公益周刊》电子杂志官方网站

中国公益周刊_壹周公益悦读

首页 > 视点 > 正文

重返:回归到治病救人的真正本质 | 9958爱心专家黄文彦专访

十亿年前,宇宙赋予我们生命。十亿年后,我们关于生命的探索尚未停止。坦言,如果以人的寿命作为时间长河的度量单位,我们不过就像是夜空一闪而过的流星,微渺的光芒倏忽便消失于宇宙之中。然生命之广博,并不在其长度。距今几千年前,苏格拉底就有一句箴言:“认识你自己。”如此,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中,或许我们方能悟得关于生命的一些启迪。对黄文彦来说,自1988年开启的从医之旅,同样贯穿了他人生的求索之路。

理解病患的心

一个病人走出门诊室后,紧接着,下一个病人走了进来。

黄文彦的视线离开电脑屏幕,对刚刚坐下的一位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微笑,扶了一下眼镜,开始查看递上前来的检查报告单。

为了更舒服地抱着孩子,年轻母亲将手机轻轻放在了面前的桌上,红色的手机壳上有四个显眼的大字:好事发生。

好事发生,这大概是每一个带着孩子来到医院看病的父母,心中都怀有的一份简单期待:希望孩子疾病痊愈,身体恢复健康。

这么多年,看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孩子,也接触过不知多少个家庭,黄文彦作为医生,自然明白每一个家长的心。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因此,每次出门诊的时候,无论是面对家长还是孩子,他总是亲切地与他们交流,在了解孩子病情的同时,也会让家长感到安心。

半天的门诊下来,黄文彦常常能看20多个病人。其中,有的人是慕名而来,有的是一直跟着他看病的老病人,也有寻常挂诊的。

其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妻,在找到黄文彦之前,已经带着三岁的儿子在半年里辗转了三家医院看病,病症疑似一种遗传性肾脏病,但是一直无法明确诊断。

最终,得知黄文彦是儿童肾脏病的专家之后慕名来到了上海市儿童医院肾脏风湿科。当天,走进门诊室的时候,母亲抱着孩子,神色尚比较平和。

黄文彦接过检查报告单之后,仔细地看了看相关的指标,问了一些问题,最终轻松地露出了笑脸:“恭喜你们,放心啦,不需要吃药。”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听了黄文彦的话,那位年轻的母亲有点难以置信,但也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我们都担心坏了。”

“结果是好的,就不要再紧张啦。”黄文彦安慰道。

最后,母亲牵着孩子的手走出门诊室,三岁的儿子嘴里说了一句:“妈妈抱。”那位母亲蹲下身将孩子搂进怀里的时候,却忍不住哭了。

这一幕,黄文彦看到之后欣慰地笑了,他知道,那个妈妈的眼泪是因为喜极而泣。

怎样才算好医生

1983年,黄文彦考入了南京医科大学儿科医学系,自那时选择医学,他就将其作为了自己一辈子要坚持的事业。

多年过去,黄文彦在儿童原发性和继发性肾脏疾病、风湿免疫性疾病的医学研究与临床治疗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他始终都保持着一份空杯心态。

“学医的人一定要不断去提高自己,因为你越是深入就越会发现:医学是无穷尽的。就算你再怎么厉害,还是会遇到一些无法解决的事情,无法解释的事情。

就比如说,为什么有些病我们诊断不出来,明明就看到孩子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为什么没有办法去解决它?所以一定要有这种警醒的意识,不断督促自己去进步。”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在黄文彦的心中,医生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医学家,是把医学当作一生的事业去做的医生;第二类,他们把医生当作一个职业,把任务完成好的同时也保有一份敬业精神,但是缺乏探索性;第三类,就更平常一些,按时上下班,按部就班把该做的事情做了,其他都不太关心。

他也常常会想这样一件事:对于病人来说,什么样的医生才是最好的?看病的人应该怎么去选择医生?通过搜百度吗?或是看头衔?应该不是这样的。后来他想,大概适合病人自己的医生,就是最好的:一方面,作为医生来说,一定要专业;作为病人来说,既然选择了就要去相信。

“所以什么样才是一个好医生,我个人觉得就是一个适合的、敬业的、一个能把病看好的医生就是好医生,如果说你把医学当成自己的事业去做,那就是一个医学家。但做医生也好做什么也好,应该是自己始终如一做下去,至于做成什么样子,是没办法自己去衡量的。”

一直以来,上海市儿童医院肾脏风湿科都秉持一个理念:要追求看对每一个病人,而不是看好每一个病人。因为通俗意义上来讲,把病人看好了不一定就是看对了,但看对了一定是看好了。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黄文彦解释说,这其实是追求一种个体化的治疗。尽管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但是从医者一定要有这样的理念,去追求这样一种境界。

“所以,医学是需要不断去攀登的一个领域,医学这个专业,尤其是儿童医学,是在探索中不断发展的,推向一个更精准的治病救人的方向。”

“黄主任是一个特别好的医生,不仅是在专业上要求我们精益求精,同时对待病人的疾苦也非常理解,在科室也会遇到一些困难的家庭,黄主任就会联系社会一些公益基金,减轻病人的负担,作为一名医生,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上海市儿童医院儿内科副主任医师康郁林这样评价黄文彦。

应该把心静下来

从八十年代开始做医生到现在,黄文彦每天照旧是早上七点走进医院。三十多年,几乎没有例外。

从最初的一名小医生,到现在成为上海市儿童医院肾脏风湿科的学科带头人、科室主任,在这中间,黄文彦见证了儿童医学发展的同时,也目睹了时代变迁下社会风貌的更迭。

黄文彦觉得,社会是始终在进步的。信息时代下,现代人能够利用科技、网络、信息,充分提高人们效率的同时,也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从医学的角度来说,各种东西变得越来越规范,越来越先进,这本身是好事情。

但在另一方面,信息时代的发展使得人能够接触各种爆炸性知识和信息,并且能在短时间内即时获取,这就容易导致大家没有时间去静下心思考。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每一个社会人们的追求都不一样,现在大家都比较追求在短时间内能收获什么,讲究即时满足。大家对人生的规划也很明确,三年五年内要做什么。目标明确是好事,但是我觉得要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去做。就比如说现在人们的敬业精神,和以前比确实是没有那么强了。”

黄文彦现在回想起自己刚做医生的那些年,那时候尚没有电脑,没有任何电子化产品,也没有修正液。

当时,医院的上级让他们抄医疗手稿,但是年轻人,到了晚上的时候容易犯困,困得犯迷糊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抄错了。但哪怕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错了也不行,一页三百字的稿纸,于是只能重新开始抄。抄手稿时,黄文彦最恨的就是,每当快要抄完一页的时候,一出错只能撕掉重来。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但也没觉得有什么。就是从抄手稿开始,我就把各种医学知识,什么是肾小管,这个是什么细胞,那个是什么组织,搞得清清楚楚。那个时候好像时间都不值钱一样,但感觉活得很有意义,很有劲儿,每天都有事干,躺下来就能睡得着。”

在黄文彦看来,人的精神状态与社会环境是息息相关的,人的生存状况与社会经济体制也是层层相关联的,这或许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但从历史的眼光来看,很多矛盾的解决必然要经历一个过程。

早些年前的一天晚上,黄文彦半夜醒来想到一个词,什么词?——回归。

那天晚上,黄文彦写下短短的几句话:

医生能不能回归到治病救人的真正本质?

医生能不能回归到不整天看着数据干活?

医生能不能安定下心干自己该干的事情?

“静下心来,也定下心来,踏踏实实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觉得无论什么时代,这或许是大家都需要学会的。”

医患的沟通与信任

一直以来,对医患关系的理解都是任何一个从医者无法回避的命题,如何去对待一个患者,通常意味着如何去成为一个医生。

对于黄文彦来说,关于他自己的第一堂“医患课”,则影响了他后来整个从医生涯。

黄文彦迈入医生行业是在八十年代,那个年代社会经济条件比较滞后,相应地,医学发展也比较欠缺,所以有的病人在治疗过程中波折较多,也不甚顺利。

当时,有一个病人病情很重,经黄文彦治疗之后没有看好,之后那个病人就问黄文彦:“黄医生,我能不能去其他医院看看?”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尽管就当时的医疗水平来说,采取的治疗方案并没有问题,但在听了病人的想法后,他很理解。于是,他很诚恳地告诉病人:“完全可以。”之后,黄文彦还将那个病人的病史写得很详细,并且告诉他,如果有医生需要自己推荐,他也可以推荐,如果看不好的话,对方还是可以回到黄文彦这里继续看。

“那是我第一个道歉的病人,我感到非常抱歉,没有把他的病看好。”

后来,过了两年之后,那个病人重新回来找到了黄文彦。黄文彦很惊讶,因为当时他只是一个主治医师,一个小医生。

惊讶之余,黄文彦也觉得很感动。为什么病人回来之后只找他,而不是找其他更权威的专家?从那次他就体会到了,充分的沟通与信任在医患之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也就是从那之后开始,几乎每看一个病人,黄文彦都会详细地了解他们的病情。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有一个理念,我的病人只要到了PICU,哪怕不治疗了,我都要去看他,无论是半夜还是什么时候,我都要去看他。”黄文彦恳切地说。

种种这些都说明,做一个医生一定要有人文关怀,医学不是一个单纯的自然科学,不是一加一等于,而是一个有哲学有人文的自然科学。

时代更迭,医患关系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回想过去,黄文彦记得八十年代的时候,尽管经济条件较差,但是社会对医生的尊重和依从都是比较好的,人与人也相互理解,那时候做医生是很开心的。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医改不断推进的同时,有一段时间,医患关系相对紧张。但回过头来看,一路走来,医者在不断完善自己的同时,社会也需要对于医生给予一些理解,特别是儿科医生。

“我与黄主任是从2010年从开始共事的,他是一个工作思路非常清晰的人,把病人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对于科室的发展来说,也起到了一个很好地引领作用。他的能力和亲和力都是非常强的。”上海市儿童医院肾脏科护士长陈文健这样评价黄文彦。

谈及公益,在黄文彦看来,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公益都是非常重要的社会资源。随着社会发展,对着病人的关爱是一种进步,这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社会在进步,医学在发展,但是医学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我觉得公益不单单是费用的问题,还有更多层面是精神的问题,给别人一种鼓舞和信心,让他们有勇气站起来,这是令人感动的事情。”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从医多年,他见过因为肾脏病生死别离的家庭,见过为了给孩子治疗倾家荡产的一家人.....这期间,每当遇到比较困难的病儿家庭,黄文彦也会竭尽全力为他们寻找公益的帮扶。

因此,为了能够帮助更多的肾脏病困境患儿,2021年3月,9958上海救助中心与上海市儿童医院肾脏风湿科共同发起了【“一线肾机”救助计划】项目,用于0-18岁患有肾脏病儿童的治疗。

结语

人生数十载,细数时觉得漫长,回想起来其实不过须臾。

对于黄文彦来说,关于生命与从医的启迪,概括起来也不外乎寻常几个词、几句话。

就好比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评价黄文彦:“一个好玩的人。”

真诚、有趣、从容、宽广,其实都在其中了。

(文中视频与图片均已获授权。图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特邀记者 雅丽

(编辑:GJL  审编:GCH)

本网所转载信息,不代表中国公益周刊——壹周公益观点。

刊用本网稿件务必注明来源。